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60年圖片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境外當代中國研究
西方關于中國崛起對中美關系影響的研究述評
發布時間: 2018-02-24    作者:石冬明    來源:國外社會科學 2016-04-23
  字體:(     ) 關閉窗口

  ——兼評西方對“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認知

  關于中國崛起對中美關系的影響,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知識界歷來觀點不一。總體來看,多數研究者的觀點都來自現實主義、自由主義和建構主義這三大主流國際關系理論范式。現實主義范式認為國家爭取權力和安全是國際關系中的核心問題。自由主義范式強調經濟利益、政治自由和制度秩序。建構主義范式認為主體間互動可以建構國家身份,比較強調觀念的作用。不過,任何一個理論范式對于中美關系都沒有統一的觀點。本文認為,上述各種觀點大體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樂觀積極論,另一類是懷疑消極論。由于中美關系的復雜性,即使傾向于樂觀看待中美關系的西方學者一般也多持謹慎樂觀態度,而懷疑消極論者始終占據相當大的比重。在中國崛起的背景下,為了促進中美關系良性發展,中國積極倡導建立“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同樣,美國知識界關于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各種觀點也都可以歸入樂觀積極論和懷疑消極論兩大類之中。

  一、樂觀積極論

  1.自由主義的積極觀點

  1)經濟相互依存和全球治理密切了中美關系。一些經濟自由主義者認為,隨著中國崛起,尤其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中美經濟關系日益密切,經濟相互依存已成為兩國關系的基石。他們還認為,中美經濟上的共同利益限制了兩國之間的沖突傾向。尼古拉斯·拉迪認為,中美貿易投資關系不僅促進了中國經濟崛起,而且還為中國改革提供了范例。勞倫斯·薩默斯認為,一些人認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的建立是為了排斥中國經濟力量并削弱中國的國際貿易規則制定權,如果美國真的以此為目標的話,就不要妄想從中美經濟合作中獲得益處。一些自由主義者認為,全球治理已經把中美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中美在全球與地區安全、反恐、打擊跨國犯罪、環境、氣候變化、能源、公共衛生等問題上具有共同利益。這些跨國議題已經進入中美兩個最主要大國的核心議程,雙方開展對話與合作的空間很大,中國可以且應當在國際公共物品供給方面做出貢獻。

  2)中國融入國際秩序已使中美互為利益相關方,中國崛起的進程同時也是融入國際制度的過程,它會推動中美合作。國際制度能夠有效減少交易成本、明確法律責任、降低不確定性以及增強信息交流,這些都有利于增進國際社會信任水準和深度合作。李侃如認為,盡管中美關系錯綜復雜,但中美都希望有一個和平的全球環境。只要能夠進行有效的接觸,中美關系發展會變得更加深入、成熟和穩定,并且可以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這必將有利于國際制度的穩定。休·懷特認為,盡管中美之間存在的差異不會很快消失,但雙方擴大對話合作有利于管控彼此間分歧和維護國際秩序穩定。羅斯瑪麗·富特和安德魯·沃爾特認為,中國希望被其他國家視為一個和平和負責任的崛起國,而不是一個威脅。為此,中國積極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簽署了《核不擴散條約》和《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積極參與多邊外交,對自身國際形象和軟實力的關注也促使其尊重和融入既存國際秩序。

  3)民主化有利于中美關系。民主和平論認為,民主國家之間很少會發生戰爭,民主制度是實現國際和平的基礎。一些自由主義者相信民主和平論,并且認為中國已經啟動了民主化進程。自由主義者認為,經濟發展是中國民主化的動力,對外開放加速了該進程。從歐洲、北美和新興工業化國家發展的民主歷程看,經濟發展會造就一個中產階級。中產階級爭取權利的進程早于民主制度形成,它有助于開啟民主化,中國也會再現這一進程。自由主義者認為,經濟發展不但是驅動民主的動力,而且客觀上還為民主發展提供功能性條件。司法獨立、規則制度化、信息自由流動是保障市場經濟發展的條件,同時,這些條件也是增進民主的功能性條件。

  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是把經濟關系、民主擴展和維持和平納入到一個框架之中。美國決策者認為,發展對華經貿關系不僅有利于雙邊經濟利益,也有助于促進中國社會內部民主條件的培育,而且有助于把中國納入美國治下的和平。冷戰后美國歷屆政府都采取接觸中國的政策就是基于這樣的考量。唐納德·格羅斯認為,遏制中國不利于美國利用中國崛起提供的機遇促進中國民主化,甚至會使中美走向新冷戰。

  2.現實主義的積極觀點

  1)中國崛起促使中美實現均勢穩定。古典現實主義理論認為均勢可以實現穩定,結構現實主義則進一步提出兩極格局可以促成最穩定的均勢。華爾茲認為,兩極格局是最穩定的格局。中國崛起將會使東亞地區率先進入兩極格局,而中美形成均勢有利于戰略穩定。查爾斯·格拉澤認為,中美之間在軍事上的安全困境并不嚴重,并不存在嚴重的不安全感,它們能夠在兩極格局中共存,仍然有足夠的空間采取措施增進互信。艾弗里·戈德斯坦認為,中國崛起造成的沖擊程度受到核威懾的限制,中美之間不會爆發大規模沖突。杰克·利維認為,包括全球單極格局、東亞兩極格局、地緣政治和核威懾在內的結構性變量,將會緩和中國崛起造成的中美矛盾,有利于實現戰略穩定。

  2)中美的戰略目標都趨于理性務實。哈里·哈丁認為,中美會從理性出發妥善地處理兩國之間的競爭與合作關系,防止一方跨越另一方的“紅線”。中美都試圖管理兩國之間的不和諧因素,出現本質性對抗的可能性不大,巨大的共同利益把兩國聯系在一起,坦率地表達分歧并彼此做出合理的讓步可以使兩國關系保持彈性。沈大偉把哈里·哈丁的此種觀點概括為中美“斗而不破”。這種說法與中國國內流行的看法大體一致。安德魯·內森、羅伯特·羅斯、埃弗里·戈爾斯坦、沈大偉等人認為,中國無意顛覆既存國際秩序,崛起中國的目標僅包括統一臺灣、解決邊界和海洋問題這些有限的主權領土要求。一些持現實主義觀點的人認為,美國改變不了中國崛起的事實,采取務實的政策避免沖突、促進合作才符合美國利益。蘭普頓從軍力、財富和思想三個方面分析了中國實力,認為美國對中國的評估與對策正在逐漸向務實化方向轉變。即使不愿面對中國崛起的美國保守勢力,也在與中國進行交往與合作,力圖避免零和博弈,這正成為美方越來越廣泛的共識。

  3.建構主義的積極觀點

  以建構主義視角分析中美關系的影響力比較有限,遠不如現實主義和自由主義,為了全面了解西方研究者的觀點,本文對此也給予關注。建構主義認為,國家間互動不僅受物質因素驅動,也受主觀因素驅動。一些持建構主義立場的研究者認為,中國崛起過程中與國際社會的互動,會重構中國自身的身份、認同和戰略文化。在對待國際規范上,與自由主義重視決策者基于理性考量的成本—收益計算不同,建構主義重視認同對角色內化的建構作用。江憶恩認為,中國融入國際社會的進程也是其觀念和行為不斷國際社會化的進程,中國越來越與國際社會主流認同和規范相適應。中國的國際行為變得更加負責,這無疑有利于中美關系。

  4.關于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積極觀點

  胡錦濤2012年在第四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開幕式上發表了題為“推進互利共贏合作發展新型大國關系”的講話后,中國逐漸把建立新型大國關系作為中美關系的發展方向。2013 6月,習近平與奧巴馬在安納伯格莊園會晤中把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內涵闡述為“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此后,中國掀起了宣傳和論證建立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新一輪熱潮。奧巴馬在2013年安納伯格莊園中美元首會晤后回答媒體提問時公開使用了一次“中美新型大國關系”這個詞匯,此后,包括奧巴馬在內的美國政府高官逐漸遠離了這個詞匯。西方研究者對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解讀既有持謹慎歡迎的觀點,也有持懷疑消極的觀點。帕特里克·克羅寧認為,對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存在兩個層面的解讀,一個層面是避免兩國之間的零和博弈,另一層面是把中國擺到了與美國同等的地位上。美國對第一個層面是歡迎的,也就是說中美關系不能轉向敵對;美國對第二個層面的態度卻很不情愿,不希望中國削弱其霸權。戴維·克爾認為,中國試圖用“中美新型大國關系”這個術語彌合言辭和行為之間、感知和意圖之間、現狀和改變之間的差距。美國對于合作的新型關系給予回應,小心地向前推進,對此概念持謹慎的樂觀態度。

  1)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有助于避免沖突。西方一些研究者把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內涵解讀為避免沖突或不穩定的競爭,與中方提出的“不沖突、不對抗”的內涵大體相同。針對王毅外長在布魯金斯學會演講中提到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建立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羅斯瑪麗·富特認為,中美之間仍然存在著“衰落大國”與“新興大國”之間發生沖突的可能性。軍事威懾、經濟相互依存、雙方各自內部事務的優先性等傳統因素不足以限制未來10年左右中美在亞太地區發生沖突。因而,他強調探索加強中美之間的雙邊和多邊限制。美國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哈德利認為,中美可以打破傳統大國關系的舊模式。他認為新型大國關系要避免歷史上崛起大國與既存大國之間發生沖突的歷史。中美可以打破這種歷史模式,有以下兩方面原因:一方面,中美之間不存在以往導致大國間沖突的因素。另一方面,中美之間存在著以往大國間較少存在的因素。中美之間在經濟、金融和貿易領域存在著密切的相互聯系和相互依存,這促使它們不用對抗和軍事手段解決爭端。

  2)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有助于建設穩定的國際秩序。美國進步中心和中美交流基金會組織中美兩國學者編寫了研究報告《美中關系:走向新型大國關系》。這個研究報告中又包括三個獨立的報告。美國進步中心編寫的第二個報告《新型大國關系:作為國際體系支軸的一對大國》反映了美方學者的觀點,該報告提到,無論從大國關系的歷史和理論上看,還是從兩國經濟、安全和意識形態領域的現實問題看,都無法得出中美走向沖突的預言。任何一方的成功離不開另一方。兩大國的密切聯系需要解決它們面臨的問題,推動兩大國關系的發展。短期內中美合適的關系只能尋求折中,未來10年中美應在國際規則建設上下功夫。不限于中美之間,所有大國特別是亞太地區的大國都應該尋求新型關系。該報告的結論是美國雖然不能決定中國的未來,但是通過塑造與中國的關系,力爭使崛起的中國融入遵守規則、承擔責任的國際秩序之中。

  二、懷疑消極論

  1.現實主義的消極觀點

  1)中國崛起導致中美在國際體系層面的戰略競爭加劇。現實主義認為,從一種國際體系過渡到另一種國際體系的權力轉移期是最不穩定的。奧根斯基和庫格勒等人提出的權力轉移理論認為,當崛起國實力接近主導國時進入權力轉移時期,戰爭可能性增大。權力轉移理論認為,挑戰國往往會率先攻擊主導國,主導國也可能對崛起大國進行預防性打擊。羅伯特·吉爾平認為,大國崛起會引起國際政治權力重新分配,國際政治中周期性權力轉移可能引發霸權戰爭。權力轉移視角是西方研究者者分析中國崛起對中美關系影響時使用較多的理論之一。約翰·米爾斯海默認為,中國將走以往大國崛起的老路,希望取代美國成為新的霸權國,美國應毫不猶豫地阻止和對抗中國崛起。亨廷頓認為,歷史上崛起國內部成長和向外擴張之間存在著必然聯系,并據此預測崛起中的中國也必然在幾十年后向外大規模地擴張。

  一些西方研究者認為,競爭是中美關系的主線,美國很難抵消中國崛起造成的沖擊。拉塞爾·翁認為,中美競爭是全方位的。斯溫和特利斯認為,中國崛起的態勢將持續下去,中國將運用其實力和外交手段更加堅定地追求其戰略訴求。中國崛起必將改變國際體系結構,一旦威脅到美國的核心安全利益,美國越來越難以成功抵消來自中國的威脅。

  2)中國崛起導致中美在亞太層面的博弈加劇。在冷戰時期,美國在亞太地區構建了以其為軸心、以雙邊條約為輻條的軸輻式亞太同盟體系。喬納森·波拉克把軸輻體系的潛在含義比喻為“執牛耳”,意味著在該地區內部,沒有一個國家擁有能夠對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造成嚴重戰略危害的力量,而美國是唯一擁有這種力量的外部國家。美國成為一個沒有威脅的角色,它可以依靠前沿軍事部署成為外部保護者,降低了被保護國獲得軍事能力的動機,成為美國的依附國。冷戰結束后,美國仍不斷完善其亞太同盟體系,特別是“911”事件后借反恐之機在亞太地區強化聯盟或準聯盟體系。美國對亞太地區“執牛耳”,同時又可對中國實施“離岸制衡”。對此,中方認為美國的行為不懷好意。美國則把中國發展與俄羅斯、中亞國家的合作當作是排斥美國影響和謀求自身利益范圍。許多持現實主義觀點的人認為,臺灣問題、海洋島嶼爭端、美國的導彈防御體系使兩國陷入較嚴重的安全困境。美國認為,中國在本地區精心設計了“反介入”和“區域拒止”,以威脅美國的海上力量及軍事基地,可以削弱或阻止美國援助亞洲盟國的能力。近年來,美國實施亞洲再平衡戰略,加之南海、東海爭端不斷升溫,中國感到來自美國的戰略壓力在增加,這已經導致中美在亞太出現了直接的對立。

  2.自由主義的消極觀點

  1)中國政治體制和意識形態可能引起中美對抗。詹姆斯·曼認為,美國希望中國的經濟自由化能夠促進政治自由化,然而卻未能如愿。一些西方研究者認為,如果中國經濟發展受到重大挫折,國內矛盾激化,中國領導人可能借助民族主義向外轉移國內矛盾,直接沖擊的對象就是美國。愛德華·曼斯菲爾德和杰克·斯奈德認為,穩定的專制政體之間、穩定的民主政體之間戰爭傾向較低,那些威權體制和民主體制國家之間最容易發生沖突。以此為根據,中國崛起可能會使中美之間容易發生沖突。在未來可能出現的中國民主轉型期內,中美發生沖突的可能性會增加。

  2)美國擴展民主可能引起中美對抗。一些持政治自由主義觀點者認為,美國外交政策一直受到意識形態的影響,美國自開國以來一直堅信其價值觀的政治正確,如果中國不改變現存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中美之間始終無法建立深度互信,兩國戰略上的矛盾也無法解決。政治自由主義對美國外交始終具有相當大影響,客觀上對中美關系產生一些消極作用。詹姆斯·派克認為,美國政府高舉人權旗幟,其唯一的目的是利用人權推廣自己的全球戰略。中美在人權問題上分歧和對立都與美國政府的“自由霸權”和人權外交相關。

  3.建構主義的消極觀點

  根據建構主義的觀點,國家間互動既能改變也會強化原有認同、觀念和身份。溫特把國家間身份區分為敵人、對手、朋友。托馬斯·伯杰認為,東亞不穩定之源在于區域內主要國家間的身份建構。由于歷史上的敵對,日本和中韓之間在身份建構上至今仍有不同程度的敵意。中美之間雖無歷史問題,但也存在著嚴重的認同和身份分歧。冷戰結束使中美從享有共同戰略目標的伙伴變成僅存有限合作和不斷擴大競爭的對手。中美之間存在一系列問題,在臺灣、人權、朝鮮等問題上的持續爭執強化了對手身份,并且也無法保證今后能建立互信和減少針對對方的威脅認知。

  由于相信社會是不斷進步的,建構主義總的來說對中美關系的發展持樂觀積極態度,相應的消極觀點影響很小。從理論角度看,建構主義強調對話語的解釋,但它的詮釋方法不利于規范化的理論建構。從實證角度看,雖然建構主義對某些特定事件有較好的解釋,但對于紛繁復雜的國際關系的解釋顯得主觀性很強、確定性不足,預測力更差。

  4.關于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消極觀點

  美國政府官員、媒體使用中美新型大國關系這個概念的頻度較低,學術界專門論及該議題的論文也較少。美國一些研究者認為,盡管無法接受中國提出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某些內容,但是為了發展合作型的中美關系,對于這個新概念值得深入研究。然而,為何美國對這個概念會從相對積極走向謹慎地遠離呢?原因在于美國一些人認為,新型大國關系存在如下問題。

  1)中國為美國設置了“核心利益”陷阱。相當多的美國研究者對“中美新型大國關系”持懷疑或反對態度,關鍵在于他們對習近平關于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內涵中涉及“相互尊重”的解釋很難認同。習近平認為,中美相互尊重就是要尊重各自選擇的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求同存異,包容互鑒,共同進步。他們對中國設定的政治制度、領土主權等核心利益很難認同。他們認為,美國支持“自由、民主和人權”,與中國現行的政治、社會制度不相容。中國把臺灣問題、“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南海問題等界定為核心利益,因此,尊重中國核心利益就是接受其在領土爭端上的要求,甚至承認中國在亞洲的勢力范圍。李成認為,對于中國提出的相互尊重“核心利益”,涉及中國與周邊地區的領土爭端,美國擔心掉入中國的“陷阱”,要考慮關鍵盟友的擔憂,不愿意冒險擾亂區域安全平衡。

  2)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僅是脫離實際的理想。《經濟學人》曾刊登過一篇題為《一個模式、兩種解釋》的文章,其題目就包含了中美兩國對新型大國關系理解。該文認為,中美之間可以在一些領域進行合作,避免周期性危機;被中國崛起所震撼的美國的盟友也很少把中美關系當作19世紀大國競爭的舊模式。對于新型大國關系這個名詞,兩國也都可接受。然而,由于兩國缺乏互信,目標各異,對新型大國關系的解釋會有所不同。中美無法解決兩國間潛在的問題,新型大國關系不過是一個標簽。沈大偉認為,美國和中國競爭日益激烈,在政府與社會層面都充滿不信任,兩國之間實現權力轉移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新型大國關系只能是一種理想愿望,樹立競爭共存才是現實的。中美關系同時受制于國際體系結構、雙方權力平衡的改變以及雙邊實質性的聯系,沈大偉稱之為“結構性的相互依賴”。在此背景下,兩國政府應該從實際出發調整占優勢地位的“新常態”競爭,以對其進行管控。

  3)中國要求美國單方面讓步,承認中國具有同等大國地位。李成認為,對于新型大國關系,中國熱情,而美國卻懷疑,為何對這個看似良性的概念抱有不同看法?因為承認新型大國關系,就等于承認中國與美國平起平坐。美國擔心承認中美具有同等地位會對中國做出很多讓步。

  中美之間競爭與合作并存,新型大國關系要找到雙方利益的最大公約數。中美任何一方不能只從單方面利益出發,只有在理性互動中才能相互適應,才找到兩國關系適合的定位。在承認國際規范不斷進化有利于兩國關系發展的同時,也應該看到實力原則仍然是國際關系的重要法則。也就是說,中國在具備足夠強大的實力之前,美國并不愿意在一些關鍵問題上對中國妥協。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兩彈一星歷史研究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
    江苏7位数兑奖时间